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乙醇迷藏
    “喂,啊,”蒋十安揉着眼睛挣扎从床上坐起,床铺上凌乱不堪,他枕侧的人早就消失了,唯独剩下他还在秋日高亮的天景下贪睡,他接起电话,是妈妈,“我知道,我过两天就回去。”他掐着自己的鼻尖靠在床头喘气,刚起来,浑身软绵绵的,想是十来个小时都没有吃饭的缘故。蒋十安捏着手机,对着镜头里的脸抹着乱蓬蓬的头发。

    他妈妈正在花园里头坐着,看着儿子光着膀子的样儿就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雪白俏丽的脸立刻红了大半,把手机镜头转到外头,说:“你瞧,桃桃学走路呢!”

    “什么桃桃,”蒋十安从床头拿着水瓶往嘴里灌了一口,皱眉咕哝,“是‘桃太郎’。”他才要再去教育他妈妈别乱叫自己儿子的小名儿,屏幕里头一出现孩子那胖嘟嘟的身影,蒋十安任性的语气里头瞬间就涌出股贱嗖嗖的劲儿:“桃太郎,桃太郎!看看爸爸,哎呀,在这儿呢!”

    孩子穿着件大象衣服,背上垂着两个灰色的大耳朵,一走路就晃荡,他听到爸爸的声音,立刻从学步车里头回过头来,东张西望地寻找。他长了不少颗牙齿,但嘴巴里还是空荡荡的,一笑就流口水:“爸爸,爸爸!”他一笑,两个眼睛眯起来的弧度就更像张茂了,细细巧巧。

    蒋十安在电话里叫着他,他也聪明,顺着声音自己就找过来,圆乎乎的脸蛋贴在蒋母的手机上,蒋十安从屏幕里头只能看到他几颗细小的门牙,和黏糊在镜头上的口水。

    “离远点,离远点我看看。”蒋十安对着手机指挥。

    他妈妈果然把孩子抱起来,一只手举着手机:“看清楚了吧,宝宝。”

    “嗯嗯,”蒋十安点点头,把手机架在床头,套上一件T恤,“桃太郎呀,你想爸爸了吗?”

    儿子顺着蒋母的手指,看见了屏幕里头爸爸缩小的脸,一下高兴了,双手伸出来往蒋十安的方向抓:“爸爸,爸爸,拿!”他说话这个功能,虽然启动的很早,不过六个月就能模糊地喊一声“爸爸”,可是刷新得却慢的很,到现在快一岁了,还是只会几个词语。不过他会的这几个词语都很实用,让蒋十安有种莫名的自豪,比如“拿”,“吃”,“不”等。

    别说一岁不到的孩子,其实就是大人,能学会这几个词就足够在生活里头立足,“拿”代表“欲望”,“吃”代表“生存”,“不”代表“拒绝”。这可不就是够用了。

    “喂,啊,”蒋十安揉着眼睛挣扎从床上坐起,床铺上凌乱不堪,他枕侧的人早就消失了,唯独剩下他还在秋日高亮的天景下贪睡,他接起电话,是妈妈,“我知道,我过两天就回去。”他掐着自己的鼻尖靠在床头喘气,刚起来,浑身软绵绵的,想是十来个小时都没有吃饭的缘故。蒋十安捏着手机,对着镜头里的脸抹着乱蓬蓬的头发。

    他妈妈正在花园里头坐着,看着儿子光着膀子的样儿就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雪白俏丽的脸立刻红了大半,把手机镜头转到外头,说:“你瞧,桃桃学走路呢!”

    “什么桃桃,”蒋十安从床头拿着水瓶往嘴里灌了一口,皱眉咕哝,“是‘桃太郎’。”他才要再去教育他妈妈别乱叫自己儿子的小名儿,屏幕里头一出现孩子那胖嘟嘟的身影,蒋十安任性的语气里头瞬间就涌出股贱嗖嗖的劲儿:“桃太郎,桃太郎!看看爸爸,哎呀,在这儿呢!”

    孩子穿着件大象衣服,背上垂着两个灰色的大耳朵,一走路就晃荡,他听到爸爸的声音,立刻从学步车里头回过头来,东张西望地寻找。他长了不少颗牙齿,但嘴巴里还是空荡荡的,一笑就流口水:“爸爸,爸爸!”他一笑,两个眼睛眯起来的弧度就更像张茂了,细细巧巧。

    蒋十安在电话里叫着他,他也聪明,顺着声音自己就找过来,圆乎乎的脸蛋贴在蒋母的手机上,蒋十安从屏幕里头只能看到他几颗细小的门牙,和黏糊在镜头上的口水。

    “离远点,离远点我看看。”蒋十安对着手机指挥。

    他妈妈果然把孩子抱起来,一只手举着手机:“看清楚了吧,宝宝。”

    “嗯嗯,”蒋十安点点头,把手机架在床头,套上一件T恤,“桃太郎呀,你想爸爸了吗?”

    儿子顺着蒋母的手指,看见了屏幕里头爸爸缩小的脸,一下高兴了,双手伸出来往蒋十安的方向抓:“爸爸,爸爸,拿!”他说话这个功能,虽然启动的很早,不过六个月就能模糊地喊一声“爸爸”,可是刷新得却慢的很,到现在快一岁了,还是只会几个词语。不过他会的这几个词语都很实用,让蒋十安有种莫名的自豪,比如“拿”,“吃”,“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