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Peek-A-Boo (病床g)
    “啊——”

    蒋十安从梦中猛然惊醒,他的头上脸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汗水,弯下腰大口喘气,心跳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双手捂着冰凉的脸埋在膝盖上,浑身不能抑制的颤抖,他双手使劲儿掰着自己的脸颊,直到把眼皮和鼻梁都摩擦地生痛,才堪堪抬起头来。面部的汗水把睡裤印出一张脸的湿痕,蒋十安在裤腿上胡乱擦了擦,下床换衣服。

    他对着明亮的厕所镜子刷牙,镜子里映出一张可怖的脸,头发凌乱眼下乌青。这已经是他第三个整夜做噩梦的夜晚了,一整夜的噩梦折磨地他人不人鬼不鬼。梦里他如同那日一般,看着张茂被人踢打,满头都是血,他一步步走上去。每到这一幕,他就不敢梦下去,可是噩梦就是噩梦,无论如何回避都会发生惨事的梦才是噩梦。

    他对着梦里的自己尖叫,大声地歇斯底里地吼着:“不要!不要!”可是梦里的自己笑容诡异,还是慢慢走上前去,对着张茂一下一下挥舞起球杆——他开球的姿势最标准,腰身动作行云流水,挥杆又稳又猛,可他从没想过会把技巧用在张茂身上。他跪在地上,抓着地面,五指都深深陷入地表,指甲缝里都留着鲜血。挥杆声终于停了,他跪爬着扑向张茂,一把推开梦里那个也要去抱他的自己:“你滚开!别碰他!”

    梦里的自己比现实中力气大的多,那个披着蒋十安皮的怪物推开蒋十安,讥笑着搂住张茂,亲吻他带着血的嘴唇。他狠狠给了蒋十安一脚,把蒋十安踹得趴在地上,低声笑着把张茂的脸凑到他的面前,强迫他直视张茂昏迷过去的,苍白面颊,说:“这是谁打的?”

    蒋十安恨的牙齿都磕破了嘴唇,他梗着脖子青筋暴起着嘶吼:“是你!是你!”

    怪物的脸几乎可以说是怜悯了,他得意的五官逐渐变换出张茂的样子,他一会是张茂的眼睛,一会又变回蒋十安的眼睛,一会是蒋十安的鼻子,一会又是张茂的鼻子,他将这张变幻莫测的脸逼近蒋十安,五官逐渐凝固回了蒋十安,他玩味地笑着,像情人窃窃私语那样凑在蒋十安耳旁说:

    “可是,我就是你呀。”

    蒋十安走下楼,叫司机开车到医院去。

    张茂住院一周多了,都是他在照顾,蒋十安告诉父母张茂被别的学校小混混给打伤,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一定要照顾他。他妈说给请个护工也被蒋十安拒绝了,起初还劝了他两天,第三天,她的姐妹叫着去澳门买衣服赌钱,她也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蒋父是不理会这些小事的,他大约连蒋十安上几年级都不清楚,只大概知道他是高中生。蒋十安管他要一个司机,总秘就从公司拨过来一位,天天跟着开车送医院。

    端着保温桶进了病房,张茂正靠着看书,见蒋十安来了立刻放下书本,眼睛垂下去:“谢谢。”

    “啊——”

    蒋十安从梦中猛然惊醒,他的头上脸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汗水,弯下腰大口喘气,心跳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双手捂着冰凉的脸埋在膝盖上,浑身不能抑制的颤抖,他双手使劲儿掰着自己的脸颊,直到把眼皮和鼻梁都摩擦地生痛,才堪堪抬起头来。面部的汗水把睡裤印出一张脸的湿痕,蒋十安在裤腿上胡乱擦了擦,下床换衣服。

    他对着明亮的厕所镜子刷牙,镜子里映出一张可怖的脸,头发凌乱眼下乌青。这已经是他第三个整夜做噩梦的夜晚了,一整夜的噩梦折磨地他人不人鬼不鬼。梦里他如同那日一般,看着张茂被人踢打,满头都是血,他一步步走上去。每到这一幕,他就不敢梦下去,可是噩梦就是噩梦,无论如何回避都会发生惨事的梦才是噩梦。

    他对着梦里的自己尖叫,大声地歇斯底里地吼着:“不要!不要!”可是梦里的自己笑容诡异,还是慢慢走上前去,对着张茂一下一下挥舞起球杆——他开球的姿势最标准,腰身动作行云流水,挥杆又稳又猛,可他从没想过会把技巧用在张茂身上。他跪在地上,抓着地面,五指都深深陷入地表,指甲缝里都留着鲜血。挥杆声终于停了,他跪爬着扑向张茂,一把推开梦里那个也要去抱他的自己:“你滚开!别碰他!”

    梦里的自己比现实中力气大的多,那个披着蒋十安皮的怪物推开蒋十安,讥笑着搂住张茂,亲吻他带着血的嘴唇。他狠狠给了蒋十安一脚,把蒋十安踹得趴在地上,低声笑着把张茂的脸凑到他的面前,强迫他直视张茂昏迷过去的,苍白面颊,说:“这是谁打的?”

    蒋十安恨的牙齿都磕破了嘴唇,他梗着脖子青筋暴起着嘶吼:“是你!是你!”

    怪物的脸几乎可以说是怜悯了,他得意的五官逐渐变换出张茂的样子,他一会是张茂的眼睛,一会又变回蒋十安的眼睛,一会是蒋十安的鼻子,一会又是张茂的鼻子,他将这张变幻莫测的脸逼近蒋十安,五官逐渐凝固回了蒋十安,他玩味地笑着,像情人窃窃私语那样凑在蒋十安耳旁说:

    “可是,我就是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