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Boxig Club (温情lay)
    张茂的梦渐渐少起来。

    那猩红血污的美梦终于耗尽了他的想象力,他曾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父亲心情很好,原因是什么他不大记得,总是和他无关,但那天父亲带他去了市中心的书店买书。父亲总是买些工作相关的书籍,闲书也是要看些复杂的哲学或是历史作品,他在图画书的区域小心翻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绘本,在里头找到了一本书,叫《兔子的一百种自杀方法》。那本书画一只兔子,如何利用各种工具自杀。有很长一段时间,那是张茂最喜欢的书,他知道父亲不会买给他,于是总在父亲加班时偷跑到书店看。

    他熟知那里头每一个稀奇古怪的自杀方法,起初他是把这些方法用在自己身上幻想从中获得解脱的快感的。自从被蒋十安赖上之后,他的梦境里绑在铁轨上,站在广告牌下惨死的主角就变为了蒋十安。可是这本书里的方法终究有限,前几夜他梦到心中收藏的杀手锏方法之后,就明白了或许美梦将停。

    杀手锏便是把蒋十安包裹起来成宇一具木乃伊的形状,接着塞进一门大炮中,发射到月球去。在那令人快感高潮的梦中,蒋十安的身躯被发射到了天上,经过大气层时他浑身都燃烧起来,仿佛《竹取物语》中的火鼠——传闻这种珍奇动物快速奔跑时皮毛都会燃起大火。飞跃到大气层之外后,张茂就转身离开了。

    可过了几秒,天空中忽然“咻咻“降下一样东西,竟然是月亮。

    他将那青灰色的球体抱在臂弯里,仿佛抱着一个婴儿,月球的表面崎岖不平,他放在手上慢慢转着,背面转过来之后,他发现这月亮竟长着蒋十安的脸。也许是他被大炮发射到了月亮上罢。

    张茂抱着那月亮,便似抱着自己的恨,仿佛从他的身体里剥离了,他仰头看着天空,该是挂在那儿的月亮果真消失,变成了一具人形。

    惨淡地发着光晕。

    惊醒之后,他的臂弯里果然抱着东西,张茂低下头睡眼朦胧地瞧,先是一惊,接着便放松开来。是蒋十安。他的脑袋塞在张茂怀里,沉沉睡着的脸透出健康的红晕,他绵长的呼吸喷在张茂的胳膊上,令他汗毛战栗。他的头发长得慢的很,现在还是一副刺头的样子,倒是和他的性格很相配,炮仗似的。张茂抬手推开他的脑袋,一点没留情面,立刻就把蒋十安闹醒了。

    “早啊……”他揉揉眼睛从张茂的胳膊里窜出来,蹬直脚背在床上放肆地伸懒腰,嘴巴张得老大打哈欠。张茂坐起身穿衣服,将将把校服衬衫披上,脊背忽然被蒋十安抱住了,一双大手伸到他胸前骚扰他系扣子:“才几点呢,再睡会,好他妈困。”他掰着张茂的身体就往下拉,本来早上起来就没劲儿,昨天又被蒋十安这畜生从后头掰着胳膊操了许久,臂膀酸痛,张茂一下被拽下去翻了个个趴在他怀中。

    蒋十安揉他的臀肉,又抬起脸去亲他嘴唇,被张茂偏头躲开。他不乐意地说:“我要亲你,转回来。”张茂没有不刷牙就这么交换口水的习惯,本来就是件恶心事儿,闷了一夜的口腔又酸又涩,味道发酵的诡异,再这么吞来咬去的,简直太恶心。蒋十安才不知道这些弯弯道道,他皱着眉头捧着张茂的脑袋一通狂吻,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指头使劲儿捏着他的屁股蛋,把张茂亲的气都喘不上。

    张茂的梦渐渐少起来。

    那猩红血污的美梦终于耗尽了他的想象力,他曾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父亲心情很好,原因是什么他不大记得,总是和他无关,但那天父亲带他去了市中心的书店买书。父亲总是买些工作相关的书籍,闲书也是要看些复杂的哲学或是历史作品,他在图画书的区域小心翻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绘本,在里头找到了一本书,叫《兔子的一百种自杀方法》。那本书画一只兔子,如何利用各种工具自杀。有很长一段时间,那是张茂最喜欢的书,他知道父亲不会买给他,于是总在父亲加班时偷跑到书店看。

    他熟知那里头每一个稀奇古怪的自杀方法,起初他是把这些方法用在自己身上幻想从中获得解脱的快感的。自从被蒋十安赖上之后,他的梦境里绑在铁轨上,站在广告牌下惨死的主角就变为了蒋十安。可是这本书里的方法终究有限,前几夜他梦到心中收藏的杀手锏方法之后,就明白了或许美梦将停。

    杀手锏便是把蒋十安包裹起来成宇一具木乃伊的形状,接着塞进一门大炮中,发射到月球去。在那令人快感高潮的梦中,蒋十安的身躯被发射到了天上,经过大气层时他浑身都燃烧起来,仿佛《竹取物语》中的火鼠——传闻这种珍奇动物快速奔跑时皮毛都会燃起大火。飞跃到大气层之外后,张茂就转身离开了。

    可过了几秒,天空中忽然“咻咻“降下一样东西,竟然是月亮。

    他将那青灰色的球体抱在臂弯里,仿佛抱着一个婴儿,月球的表面崎岖不平,他放在手上慢慢转着,背面转过来之后,他发现这月亮竟长着蒋十安的脸。也许是他被大炮发射到了月亮上罢。

    张茂抱着那月亮,便似抱着自己的恨,仿佛从他的身体里剥离了,他仰头看着天空,该是挂在那儿的月亮果真消失,变成了一具人形。

    惨淡地发着光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