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Te Sword of Damocles
    考最后一科时,坐在前头的人竟然回头来看张茂的答案。张茂正在写最后一道完形填空,在两个词之间摇摆不定,一点动静都能让紧张得要死的他跳起来。他只觉一道谨慎的目光投在了他试卷上,起初他还以为是监考老师无聊的巡视,他微微抬起点脑袋。也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把自己一跃而起的冲动按捺下去,张茂终于想出个稳妥答案,填在了答题卡上。

    这是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了,他坐在座位上略偏过点脑袋往窗外望。今天是个大晴天,6月的天空盛放出毫无掩饰的湛蓝,几乎仰头看一眼也觉得眩目的。张茂一贯不喜欢大晴天,总感觉自己身上那些腐臭而猥亵的东西在直射的光下无所遁形。可今天,他把水笔慢慢关回去,今天不一样。

    他在纸上已写好命运,只等宣判。张茂自觉考的不错,前几科从考场出来后,他贴着墙根听到些重要答案,竟然一大半是正确的,远超平时水准。张茂回家的路上便几乎兴奋的要蹦,硬是忍住。回到家里,特地请假两天在家陪考的父亲端上来一碗面,问他考的如何。他才抿着点嘴角笑了,他笑的有些僵硬,毕竟他很少做这个动作:“我觉得挺好。”父亲和他那除了斜眼外如出一辙的脸也露出个笑,一样是嘴角略僵硬的:“好。”

    墙上的钟,还差五分钟就要走到那历史性的一刻。教室里头已经渐渐躁动起来了,窗外有那早交卷的同学,隐约从远处传来一声声兴奋的叫。小小一片空间里满满灌着窸窣响的情绪,地板上支棱着颤抖点地的脚越来越多,还差一分钟的时候,几乎整个教室上踩着的,穿着球鞋凉鞋皮鞋的脚,全都哆嗦着抖起来了。

    最后十秒。

    “十!”

    “安静!不许喧哗!”监考老师在教室里敲着教棍大声地呵斥,可是哪能压得住这些暴民,他喊了一两声就放弃了,皱眉在门口看有无人趁乱作弊。

    “四!”

    “三!”

    “二!”

    “一!”

    考最后一科时,坐在前头的人竟然回头来看张茂的答案。张茂正在写最后一道完形填空,在两个词之间摇摆不定,一点动静都能让紧张得要死的他跳起来。他只觉一道谨慎的目光投在了他试卷上,起初他还以为是监考老师无聊的巡视,他微微抬起点脑袋。也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把自己一跃而起的冲动按捺下去,张茂终于想出个稳妥答案,填在了答题卡上。

    这是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了,他坐在座位上略偏过点脑袋往窗外望。今天是个大晴天,6月的天空盛放出毫无掩饰的湛蓝,几乎仰头看一眼也觉得眩目的。张茂一贯不喜欢大晴天,总感觉自己身上那些腐臭而猥亵的东西在直射的光下无所遁形。可今天,他把水笔慢慢关回去,今天不一样。

    他在纸上已写好命运,只等宣判。张茂自觉考的不错,前几科从考场出来后,他贴着墙根听到些重要答案,竟然一大半是正确的,远超平时水准。张茂回家的路上便几乎兴奋的要蹦,硬是忍住。回到家里,特地请假两天在家陪考的父亲端上来一碗面,问他考的如何。他才抿着点嘴角笑了,他笑的有些僵硬,毕竟他很少做这个动作:“我觉得挺好。”父亲和他那除了斜眼外如出一辙的脸也露出个笑,一样是嘴角略僵硬的:“好。”

    墙上的钟,还差五分钟就要走到那历史性的一刻。教室里头已经渐渐躁动起来了,窗外有那早交卷的同学,隐约从远处传来一声声兴奋的叫。小小一片空间里满满灌着窸窣响的情绪,地板上支棱着颤抖点地的脚越来越多,还差一分钟的时候,几乎整个教室上踩着的,穿着球鞋凉鞋皮鞋的脚,全都哆嗦着抖起来了。

    最后十秒。

    “十!”

    “安静!不许喧哗!”监考老师在教室里敲着教棍大声地呵斥,可是哪能压得住这些暴民,他喊了一两声就放弃了,皱眉在门口看有无人趁乱作弊。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