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沸汤渍鞋
    张茂觉得一切都出了差错。

    父亲坐在他的面前喝水,他端着杯子,雾气把他的脸挡在后头,但他的表情依然清晰可见。既然已经把另组家庭的真相告诉了张茂,张全峰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当着他的面便拿着手机跟妻子女儿视频。

    “嗯,爸爸马上就回去。”他的神情是张茂从未见过的温柔,张茂静静靠在病床上看着他打电话,一眼不发。他终于知道父亲的温情和父爱都付出给了谁,张茂近乎于呆滞地看着父亲对着手机屏幕做鬼脸,眉毛笑的都弯曲起来,他声音轻快地说:“很快,我就这几天的事儿。”

    他挂了电话,挂断之前还对着屏幕挥手。

    张全峰收起电话,抬头对上张茂时,温柔的神情还没有被该有的冷酷所掩盖,他嘴角往下耷拉,眉毛却还扬起着,于是整张脸便显得不伦不类。他盖上保温杯的盖子,问:“你想好没有。想好了就快点在手术书上签字。”

    因为张茂已经成年,需要自己签署手术文件,从昨日起,父亲就要求他快点签了去做手术。似乎那上面大大的“生命危险”几个字和后头跟着的由医生列出来的术间可能出现的危险,他都视而不见。他要的不过是快点摆脱这一切。

    张茂甚至在昨天,才知道父亲早已升迁,他现在是个中层领导,新妻子是他的下属,他们早在那个遥远的城市购买了新房。他觉得自己所有行为都可笑了起来,他想起自己为了给父亲省钱——在他的认知里,父亲还是底层工程师,拿着不算微薄也绝算不上丰厚的薪水,每天都吃着减价面包。偶尔吃到一盒泡面,已经是极其奢侈的事情。

    他近乎于自虐地想着这些事情,他十年如一日渴望着的东西,原来早已被另一个陌生的生命瓜分殆尽,而他还在守着父亲能终于原谅他,于心情愉悦之时。漏给他一些温柔。张茂靠在床上,看着父亲不耐烦的脸,他全都变了,从正当地告知张茂他的新家庭之后。那一层用来遮掩烦躁的冷漠也被他全数撕下,他对张茂刻骨的厌恶从剥除了皮肤的猩红肌肉下喷薄而出。

    盯着他的脸,张茂小心地说:“今天报志愿最后一天了。”

    “嗯,”张全峰站起身要去房间外抽烟,他脸色平淡的说,“我已经给你报好了。”张茂刚要出声问报了什么学校,父亲已经不耐烦地说:“你考的挺好,报志愿不用担心,我把志愿表发给你班主任看过了,他说会给你输入好的。”

    他拉上门之前补充一句:“自己把该办的事情办好。”

    张茂觉得一切都出了差错。

    父亲坐在他的面前喝水,他端着杯子,雾气把他的脸挡在后头,但他的表情依然清晰可见。既然已经把另组家庭的真相告诉了张茂,张全峰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当着他的面便拿着手机跟妻子女儿视频。

    “嗯,爸爸马上就回去。”他的神情是张茂从未见过的温柔,张茂静静靠在病床上看着他打电话,一眼不发。他终于知道父亲的温情和父爱都付出给了谁,张茂近乎于呆滞地看着父亲对着手机屏幕做鬼脸,眉毛笑的都弯曲起来,他声音轻快地说:“很快,我就这几天的事儿。”

    他挂了电话,挂断之前还对着屏幕挥手。

    张全峰收起电话,抬头对上张茂时,温柔的神情还没有被该有的冷酷所掩盖,他嘴角往下耷拉,眉毛却还扬起着,于是整张脸便显得不伦不类。他盖上保温杯的盖子,问:“你想好没有。想好了就快点在手术书上签字。”

    因为张茂已经成年,需要自己签署手术文件,从昨日起,父亲就要求他快点签了去做手术。似乎那上面大大的“生命危险”几个字和后头跟着的由医生列出来的术间可能出现的危险,他都视而不见。他要的不过是快点摆脱这一切。

    张茂甚至在昨天,才知道父亲早已升迁,他现在是个中层领导,新妻子是他的下属,他们早在那个遥远的城市购买了新房。他觉得自己所有行为都可笑了起来,他想起自己为了给父亲省钱——在他的认知里,父亲还是底层工程师,拿着不算微薄也绝算不上丰厚的薪水,每天都吃着减价面包。偶尔吃到一盒泡面,已经是极其奢侈的事情。

    他近乎于自虐地想着这些事情,他十年如一日渴望着的东西,原来早已被另一个陌生的生命瓜分殆尽,而他还在守着父亲能终于原谅他,于心情愉悦之时。漏给他一些温柔。张茂靠在床上,看着父亲不耐烦的脸,他全都变了,从正当地告知张茂他的新家庭之后。那一层用来遮掩烦躁的冷漠也被他全数撕下,他对张茂刻骨的厌恶从剥除了皮肤的猩红肌肉下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