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晚春呓语
    春季流感厉害。

    今年许是因为天气热的早,流感来的又快又凶猛,药店里的特效药都卖空,要到网上去排队预约着购买。别说公立医院了,连私立医院里头都是一群一群的病人,把医生忙得眼下乌青。若是能把流感病毒染色成橙红色或是什么别的鲜亮颜色,走在街上,就能看到那些细小的病毒黏合成的一团团毒蚊似的云在大街小巷飘荡。有无数个人从鼻子里头把新鲜的病毒吸进去,再打个喷嚏把混合了自己身体里独特细菌的病毒再喷出来,被另外的人手摸去,传染给全家。

    张茂和蒋十安是家里唯二没有感冒的人。

    张茂大早上起来,下到一楼餐厅,餐桌前一个蒙着脸的人差点把他吓得摔倒。早上起来本就神志恍惚,摇摇晃晃,看到这么个怪打扮的坐那,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扶着柱子站稳,揉揉眼睛,才看清楚是蒋母。她戴着个黑色口罩,外头还包着块丝巾,每天都静心梳起来的头发无精打采地垂在肩膀上。她在屋里头还戴着方夸张的墨镜,外头一圈小钻石。

    蒋母隔着镜片瞧见张茂下来吃早饭了,立刻瓮声瓮气地招呼他:“小张!快来!”

    她脸外头蒙了这么多层东西,张茂还是听清楚她抽鼻子的声音,吸溜吸溜的,有些可爱。张茂在她旁边刚拉开椅子,就被制止:“别坐我旁边!”

    张茂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身体瞬间僵硬了一半,这是嫌弃他吗?

    她下一句立刻接上:“小心我传染给你!”

    张茂猛地松了口气,往旁边退了一个位置,坐下,低声说:“没关系。”

    “小张,你吃,别管我,”蒋母从来不过于亲密的叫张茂,这让张茂无比感激,她也不让张茂叫自己什么特殊的称呼,即使她对张茂比对蒋十安更耐心,“我戴墨镜,你没吓到吧?哎,我感冒,眼睛肿了,不能化妆,真难看。”

    “没……”

    春季流感厉害。

    今年许是因为天气热的早,流感来的又快又凶猛,药店里的特效药都卖空,要到网上去排队预约着购买。别说公立医院了,连私立医院里头都是一群一群的病人,把医生忙得眼下乌青。若是能把流感病毒染色成橙红色或是什么别的鲜亮颜色,走在街上,就能看到那些细小的病毒黏合成的一团团毒蚊似的云在大街小巷飘荡。有无数个人从鼻子里头把新鲜的病毒吸进去,再打个喷嚏把混合了自己身体里独特细菌的病毒再喷出来,被另外的人手摸去,传染给全家。

    张茂和蒋十安是家里唯二没有感冒的人。

    张茂大早上起来,下到一楼餐厅,餐桌前一个蒙着脸的人差点把他吓得摔倒。早上起来本就神志恍惚,摇摇晃晃,看到这么个怪打扮的坐那,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扶着柱子站稳,揉揉眼睛,才看清楚是蒋母。她戴着个黑色口罩,外头还包着块丝巾,每天都静心梳起来的头发无精打采地垂在肩膀上。她在屋里头还戴着方夸张的墨镜,外头一圈小钻石。

    蒋母隔着镜片瞧见张茂下来吃早饭了,立刻瓮声瓮气地招呼他:“小张!快来!”

    她脸外头蒙了这么多层东西,张茂还是听清楚她抽鼻子的声音,吸溜吸溜的,有些可爱。张茂在她旁边刚拉开椅子,就被制止:“别坐我旁边!”

    张茂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身体瞬间僵硬了一半,这是嫌弃他吗?

    她下一句立刻接上:“小心我传染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