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悦文学>玄幻>斯德哥尔摩【双性】 > 飓风眼瞳
    “呸!”

    蒋十安刚拉开窗子就被雨水浇了个正着,他恼怒地抹着额头和嘴边的雨水,指腹和皮肤相接的地方触到许多细小的颗粒,擦在他皮肤上居然有些发痛。他刚要再发牢骚,动了动舌头居然觉得口齿间也有什么摩擦着他的牙齿,蒋十安这才意识到是风雨把小沙粒带进了口里。

    他转过身往床边走,一边走嘴巴里还在“呸呸呸”,顺便口齿不清地骂着脏话。可呸了几回,嘴里还是奇怪得很,蒋十安最近虽说暴力倾向治疗的效果不错,但脾气还是那个暴脾气。一米八七的一个大男人被几颗微不足道的小沙粒折磨的想跳脚,他往床上一坐。

    张茂还睡着。

    蒋十安一下子猛地压在他身上,张茂倒抽一口气瞬间就被重量折磨醒了,他迷糊地眨着眼睛,瞳孔慢慢聚焦,才看清趴在他脸旁边的蒋十安的脸色。“怎么了。”张茂手指头搓着眼角,含糊地问。蒋十安原本只是觉得有点生气,被这么一问倒委屈起来,即使张茂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关心,只是平淡地一问。他压在张茂身上蹿,搞得他肋骨简直都要瘪下去:“我嘴里……呸!进了沙子。”

    嘴里还能进沙子,张茂奇怪地把手从被窝里拿出来,问:“嘴里进沙子?”

    “你是复读机啊!”蒋十安见他一点没有要关心自己的意思,生气地拽过张茂的手指塞进自己嘴里,含着命令:“帮我找找。”

    他才把张茂的指头吮进口腔,就感到那上面有股淡淡的酸骚味,瞬间呼吸一滞——昨晚他们做了好久,他最后让张茂拉开自己的两瓣阴唇用被操出一个小小圆洞的阴道口接纳他的阴茎。苍白的手,指尖却泛着红,轻轻地扯着两片沾满淫液和精水的阴唇把它们分开,拇指还偷偷压着阴蒂揉。回忆起那淫乱的一幕瞬间让蒋十安悄悄喘气,他吮着张茂的手指头,掰着他的手腕说:“找找。”

    “嗯。”张茂无法,只好答应了。他在蒋十安的口腔里轻轻摸索,他的牙龈很滑又很热,指尖也能触到蒋十安那条在他身上各处作乱的舌头,软而韧。张茂屏息摸了一会,果然在他舌头和牙齿相贴的地方摸到了三两颗细小的沙粒。他用指腹按着拿了出来。

    蒋十安看到那三颗罪魁祸首,立刻生气地在张茂指头上一攥把它们撸到地上。他回过头发现张茂正傻乎乎地看着他,便马上伸长脖子吻他,他被挖地有点酥麻的舌头在张茂早晨起来还有些迟钝的舌尖上滑动,粘膜相接的感觉令蒋十安舒服地乱哼。

    “呸!”

    蒋十安刚拉开窗子就被雨水浇了个正着,他恼怒地抹着额头和嘴边的雨水,指腹和皮肤相接的地方触到许多细小的颗粒,擦在他皮肤上居然有些发痛。他刚要再发牢骚,动了动舌头居然觉得口齿间也有什么摩擦着他的牙齿,蒋十安这才意识到是风雨把小沙粒带进了口里。

    他转过身往床边走,一边走嘴巴里还在“呸呸呸”,顺便口齿不清地骂着脏话。可呸了几回,嘴里还是奇怪得很,蒋十安最近虽说暴力倾向治疗的效果不错,但脾气还是那个暴脾气。一米八七的一个大男人被几颗微不足道的小沙粒折磨的想跳脚,他往床上一坐。

    张茂还睡着。

    蒋十安一下子猛地压在他身上,张茂倒抽一口气瞬间就被重量折磨醒了,他迷糊地眨着眼睛,瞳孔慢慢聚焦,才看清趴在他脸旁边的蒋十安的脸色。“怎么了。”张茂手指头搓着眼角,含糊地问。蒋十安原本只是觉得有点生气,被这么一问倒委屈起来,即使张茂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关心,只是平淡地一问。他压在张茂身上蹿,搞得他肋骨简直都要瘪下去:“我嘴里……呸!进了沙子。”

    嘴里还能进沙子,张茂奇怪地把手从被窝里拿出来,问:“嘴里进沙子?”

    “你是复读机啊!”蒋十安见他一点没有要关心自己的意思,生气地拽过张茂的手指塞进自己嘴里,含着命令:“帮我找找。”

    他才把张茂的指头吮进口腔,就感到那上面有股淡淡的酸骚味,瞬间呼吸一滞——昨晚他们做了好久,他最后让张茂拉开自己的两瓣阴唇用被操出一个小小圆洞的阴道口接纳他的阴茎。苍白的手,指尖却泛着红,轻轻地扯着两片沾满淫液和精水的阴唇把它们分开,拇指还偷偷压着阴蒂揉。回忆起那淫乱的一幕瞬间让蒋十安悄悄喘气,他吮着张茂的手指头,掰着他的手腕说:“找找。”

    “嗯。”张茂无法,只好答应了。他在蒋十安的口腔里轻轻摸索,他的牙龈很滑又很热,指尖也能触到蒋十安那条在他身上各处作乱的舌头,软而韧。张茂屏息摸了一会,果然在他舌头和牙齿相贴的地方摸到了三两颗细小的沙粒。他用指腹按着拿了出来。